语言:中文 | EN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研究

为“便于应用”和“科学体系”击掌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周刊 发布时间:2019-05-20 字号:

    认识刘振成老师是在2018年第三届汉字教育科学化国际研讨会上,此前我们并不相识、也不曾了解他的宏篇《便于应用的汉字科学体系》一书。但是,他在会上展示的“便于应用”和“科学体系”的观念却引起我的关注。那是因为这个观念恰恰与我25年来改行专注研究、探索的主题:“识字教育科学化与科学序化的语文教育新体系”相吻合,谓曰“共鸣”“知音”不为过。但是,这里应刘振成老师之邀写几句话,用以推崇修订版面世,并不是因为“共鸣”“知音”的缘故,而是他的探索精神和此项工作的重要意义驱动了我,不能不为之美言。

 微信图片_20190520230513.jpg

    作为“一芥草民”“外行”,居然能够“板凳冷坐”二十载、潜心研究汉字的科学体系,非但无名利可图、而且还要自掏腰包投资行事!在物欲横流、学风日下的当下,实属不易。何况还有独到的研究成果面世,不能不为之动容。骤然让我联想起今天正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的日子,习近平总书记特别强调了发扬其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这个传统的核心就是中华文化的自信,文化自信的核心又来源于汉字自信!然而,汉字的命运在世界工业化大潮的涌动下,几经周折几乎达到泯灭的边缘,幸而有如刘振成老师一样的一批批身怀赤诚的忠勇之士:挺身而出坚持、竭尽全力探索、抵御外来袭扰、摆脱权威定论、艰难开拓创新、矢志不渝初心。他们矢志:汉字就是中华文化的灵魂!几千年的汉字历史就是汉字具有科学性的最好证明!汉字文化的博大精深就是汉字科学体系存在的根源和实证!任何一个中华儿女为之钟情、献身都是值得的。刘振成做到了。

 

近百年来,由于“西学东渐”的影响,整个世界弥漫着“汉语汉字难”的误导,其实,是我们自己扬崇洋媚外之心切、乏文化自信之心怀所致。而当人民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之后,文盲骤然从85%跌为15%,可谓翻天覆地之变;而当王选、王永民创造性地突破汉字数字化技术的难关,信息化社会却如潮如涌地把中国推向世界的前锋;一个汉字与汉字文化走向世界的课题摆在中华儿女的面前。它需要中国人自己的汉语汉字教育水平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它需要创造、创新汉语汉字教育的科学理念和科学方法,以期得到世界人民的了解、亲近与认同。因此,尽管看起来识字教育不过是微乎其微的小事,但是,它是关系着世界人类命运共同体事业的大事情。刘振成的探索就是此类“其小却大”的一隅。我特别欣赏他的“声韵拼音定序法”这一检索法。一张表格、一目了然、声韵拼音对应则立刻见到字位何处——无疑,这是便捷的创造。之所以能够做到便捷,那是因为此之“序法”遵循了汉字的语音规律,从汉语汉字自身的实际出发的结果。而不是简单地“与国际接轨”,不顾及汉语汉字语音的特点,按照26个拉丁字母“abcdefgh、、、、”的排序。我们知道,音序的使用显然是以“了解字音”为前提的,而汉字字音的拼读是按照汉语拼音规律进行的,即“声()()拼音”的方式完成的。而汉语拼音的学习没有不是按照“bpmf dtnl gkh jqx zhchsh zcsr”的声序进行的。那么,为什么要这样排列呢?因为这是符合科学规律的。为什么说它是符合科学规律呢?因为“bpmf”的发音是最简单的“唇音”部位,此后陆续介入发音部位“齿、舌、腭、口腔”等,以及气流的控制等。亦即是构成一个由简单到复杂的序列。相应的韵母也是基于“开口、齐齿、合口、撮口”的四个基本类型区分的。因此,声韵拼音自然也就呈现其特有的规律性,拉丁字母排序显然是杂乱无章的。因此以拉丁字母排序的许多汉语字典破坏了汉语汉字的严谨体系及其科学性,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感到十分遗憾的事情。

 

当然,鉴于“与国际接轨”的即成事实按照“abcdefgh、、、”排序达六十余年之久,建议两种方式并行使用、以利过渡为宜。但是,从汉语汉字实际出发,音序“abcdefgh、、、”应调整为 “abc ch defgh、、、s sh tuwxyz zh”。也就是说,将“chshzh”从“csz”序列中单列出来,这才 符合汉语汉字语音规律

 

此外,这本书还遵循了汉语汉字“音同义近、音近义通”的规律,把“同源词”的研究成果吸收到这本新字典中。这是鲜有所见的又一项创新。这样做,对于学习汉字的初学者而言是非常有益的。往往人们在学习汉字中的85%以上的形声字时,仅仅停留在“何为声旁、何为形旁”的层面上,这是不利于汉字形意的准确掌握。但是,通过这本新字典可以“聚类通识、举一反三”,了解“声旁”的语义,比类悟识。这是很难得的探索,是汉字语义规律性的科学尝试,其意深远。

 

    总之,刘振成老师开了一个好头,既给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汉字的音序排序和便捷检索的检索法,又给出了语义聚类的联想内容。给出了“便于学习”“科学体系”的一个全新的思路。此前,我们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汉字工具书”。为什么?所谓工具书就是用来解决“从不识到识”这个问题的。这就需要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检索、一个是字意。对于字意,现在的工具书全部都是孤立的解释,没有聚类的归纳。而检索呢?我们的音序法检索的前提是“认得”,如果“不认得”则没有用;而部首检索,只有熟悉汉字的人才能够使用,否则,无从入手。因此,仅从工具书的角度来看,急需解决“见字即可索音”的快捷方法——创制符合汉字形序规律的检索方法,与“声韵拼音定序法”相配套。从而,研制出“知音检字”和“见字索音”直观快捷、一步到位的方法。为所有汉语汉字学习者提供理想的工具书。

 

仅以上面的一席话当作对本书修订版的进言。              

 

戴汝潜于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

                              2019.5.4

 

附戴汝潜先生的简历:

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曾任国家教委高级职称评选委员,任教育实验研究中心、教学研究中心和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主任。致力于教育基础理论研究,熟悉基础教育课程、教材、教学研究,精于中学数学教育、汉字与汉字文化教育研究、专注于识字教育科学化与科学序化的语文教育研究。代表作——

《课程改革研究与实验》《素质教育课程简论》《字本位与语文课程教学》《大成全语文教育(学材全套)》。

 


中国纪检监察周刊杂志社概况   |    关于廉政周刊网   |    联系我们   |    诚征英才   |    保护隐私权   |    免责条款   |    法律顾问   |    在线投稿    |    本刊声明
主办:中国新闻文化传播集团    版权所有:中国纪检监察周刊杂志社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国 际 刊 号:ISSN-2409-5745    中国新闻文化传播集团注册证号:2181552    本网新闻资质备案号:64195043-004-12-16-0
电子邮箱:2008sgw@sina.com    联系固定电话:010-56246678    移动电话:18611139428